navi Scroll & Click to Navigate something
char
char
char
char
char
char

北京鸟类的盗猎问题 by Francis Commercon (柯风然)

Student Thoughts

December 20, 2018

The following essay was written by Francis Commercon (柯风然) for his speech in the first module of the 2018 fall semester under the guidance of IUP instructor LIU Rui (刘锐).

________

 

草在清凉的微风中摇摆,四周传出数百只小鸟的鸣叫声,组成一支优美的旋律。席老师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日出的红光照耀着他的脸,我感觉得到,他的心里充满了责任感。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环保机构做志愿服务,机构的名字叫做“让候鸟飞”。席老师是这个组织在北京唯一的员工,其他人都是志愿者。尽管我已经提前查了资料,知道他们的职责主要是反盗猎,但是我依然根本无法预料这一天将会发生什么。

看到我走过来,席老师忙示意我蹲下来,指着高高的草木上突出的竹竿。竹竿上挂着一张网,在天空的背景下近乎隐形,刚好在我们面前,一只不幸的小鹀无意中飞进了网里,全身被可恶的网缠绕着,不管它怎么扇动翅膀也无法脱身。我们悄悄地走近,发现两张长达20米的网已经把几十只可怜的小鸟缠绕住了。我的心里产生了极度的反感,想从草丛中跑出来把这些不幸的精灵放飞。就在这时,草场对面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喊叫。席老师瞬间就冲了过去。我尽量跟着他,从草场跑到了一片人工树林,看到席老师和另一个志愿者紧紧地抓着一个盗猎者。这个人看起来五十多岁,个子比较矮,面孔晒得很黑。席老师夺下了他的手机和电瓶车钥匙,防止他在警察到来之前逃跑。

森林公安一直在跟席老师合作,依靠席老师帮助他们勇敢地抓捕盗猎者。警察来到现场之后,盗猎者再也没有逃跑的余地,他将面临几个月的监禁。我帮助警察统计已经被猎杀的小鸟,收集证据。其中包括小鹀、树鹨、黄眉鹀、灰头鹀,这些鸟是猎人本来打算烤着吃掉的。不过这些鸟瘦骨嶙峋,这个人冒险偷偷地来捉鸟不是为了吃他们身上仅有的肉,而是为了抓几只珍稀物种,去鸟市上卖钱。警察发现在他电瓶车的车筐里藏着一只活着的蓝喉歌鸲和一只红喉歌鸲,老北京人特别爱玩这两种鸟,因为他们的羽毛五彩缤纷而且叫声很柔美。在带盗猎者到森林公安处的路上,我们经过了朝阳区的鸟市,路边放满了鸟笼,很多是野生鸟类。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鸟类非法贸易的严重性。

一只体重才几克的小候鸟在西伯利亚苔原或北方森林破壳,到了秋天它要飞往南方,到达过冬的栖息地。它在迁徙的路上要避开无数张网,从中国北方到南方,这只小鸟的生命无数次受到盗猎者的威胁。飞这么远的距离本来就不容易,在迁徙过程中死亡的比率自然很高,何况在盗猎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呢?难怪有些物种种群数量逐年下降。席老师每个月能抓到五六个盗猎者,每年被他救护的小鸟估计多达几千只,这是很令人庆幸的一点。不过,一个人的努力无法遏制盗猎的行为,也不足以减少候鸟所面对的威胁。我希望能想出办法说服从事鸟类买卖的这个群体,赢得他们对鸟类保护的支持。既然这些人爱自己养的鸟,那么,让他们关心野生鸟类、形成保护野生鸟类的观念,难道会很难吗? 我想到那个刚刚被抓住的盗猎者,在我们眼里,他的行为罪大恶极。禁止抓捕野生动物也是有明文规定的,不过,他自己显然不服气。他不认为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们怎样才能改变盗猎者的思想呢?我猜他家里准有家人,生活中准有一些朋友。这些人都不反对他这么做吗? 能不能在盗猎者的社交圈中培养鸟类保护的意识,引起人们对捕鸟行为的反感,最终形成不鼓励捕鸟的社会氛围从而给盗猎者以压力呢?

 

Share

Most Recent

bg

IUP CONSORTIUM MEMBER INSTITUTIONS

  • Princeton University
  • Stanford University
  •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 Columbia University
  • Cornell University
  • Harvard University
  • Indiana University
  • University of Chicago
  •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University of Virginia
  • Yale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