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char
char
char
char
char
char

我心中的江山:从《千里江山图》看中国山水画和油画的异同 by Jacob Colman (寇明杰)

Student Thoughts

December 14, 2018

The following essay was written by Jacob Colman (寇明杰) for his speech in the first module of the 2018 fall semester, while studying 中国文化面面观 and 两岸对话.

________

大家好。我今天要介绍的是中国山水画和西方油画的异同。这个题目的范围很广,不是十分钟就能说清楚的,我想结合自己用油画颜料来画山水画的经历来大概介绍几点异同。 到现在为止,我一直都对艺术很感兴趣。去年我上了两门西方绘画课,同时也开始接触一些中国的古代名画,比方说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等等。在我所看到的中国名画之中,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给我的印象最深。这幅画是北宋山水画的代表作之一,而且是青绿山水画的巅峰之作。这幅长达11.91米的画卷,描绘了壮丽的群山峻岭和浩淼的江河湖海,色彩鲜明,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

《千里江山图》中的壮美景象,和它所蕴含的美术理论与哲学理念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千里江山图》和大多数的山水画都体现出中国美术的“留白”理论和画法。留白的意思就是把画中的一部分留出空白。这个部分无水墨,无颜色,只有空白。和山水画比起来,油画的画法完全不同。西方的古典绘画很讲究把画中的每一个部分都涂上色彩,用颜色表现不同的形态,或者微小的细节,从而体现画家精巧的构思。但好像中国山水画的留白跟西方的画法一样需要构思缜密。虽然这个部分是空白的,但却能更充分地表现画中的气氛和意境。《千里江山图》中的留白表现了大海的一望无际和大自然的高深莫测,让人产生无限的想象空间,似乎恰恰反映了道家的“无为而无不为”的理念。

今年春天,我为了更认真地比较中国山水画和油画,而把这两种画法结合在一起,用油彩临摹了《千里江山图》的一个局部。我用的材料跟王希孟的完全不一样。我所用的是画布、油彩和松节油。他用的是绢本、水墨、黄明胶和矿物的粉末,比方说蓝铜矿粉。我准备画主体的时候就发现因为我要留白,我真不能画错。画油画的时候,如果你画错了,还可以在错误的上面再画一层。但是留白的时候,如果你画错了,就会无路可走。只能要么为掩盖错误而牺牲留白,要么再重新画一幅。这样,我就从了解王希孟的画法着手,研究怎么临摹。他的画法也是一层一层地画,但因为他留白了,他每一层的构思都很详细。他先用很淡的红色来画山水的轮廓,然后依照轮廓画上面的几层。这样一来,他不会那么容易因为画错而牺牲留白。但是和油画比起来,山水画没有那么多机会在画布上做试验,而是需要对全局更成熟的构思。而画油画的时候,你要怎么画就怎么画,自己的错误会让你的技术有所提高。

最后我决定认真地构思每一层,但利用油彩的优势来试验颜色。我开始动笔以前先把画布变得更暗,是为了让它更像绢本的颜色。我的方法是这样的: 首先,把油彩放在松节油里,让它变得更淡,像水墨一样,然后用我自己制作的“水墨” 来使画布发暗。然后,用红色的 “水墨”来画山水的轮廓。最后,用青绿 “水墨” 画山的高峰、河流、河边的草、树木等等。这种将西方的颜料和技术与中国山水画的哲学和意境相结合的画法,可以说是中西合璧。三个月之后,我终于画完了。

有人会想问,哪种画法是最好的呢? 我觉得画家和学者张华胜给出了最好的解释: “在每一个画家心中,都有他自己的一个湖。” 我认为艺术,无论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都有长处和短处,都能带我们去探索自己心中的山或湖。用中国山水画和西方油画都能表现自己心中的江山,都能带我们去另外一个世界。正是《千里江山图》让我开始追寻我自己心中的江山。 希望你们也能找到自己理想中的江山。

Share

Most Recent

bg

IUP CONSORTIUM MEMBER INSTITUTIONS

  • Princeton University
  • Stanford University
  •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 Columbia University
  • Cornell University
  • Harvard University
  • Indiana University
  • University of Chicago
  •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University of Virginia
  • Yale University